首页 > 学术科普 > > 正文

医改创新 广州在路上

日期:2018-08-25 18:21:03编辑作者:申博

@视觉中国

8月19日,中国迎来首个医师节,这是继护士节、记者节、教师节后,中国的第四个行业性节日。习近平总书记对首个“中国医师节”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将每年8月19日设立为“中国医师节”,体现了党中央对卫生健康工作的高度重视,对广大医务人员优秀业绩的充分肯定。

当天,广东召开首个“中国医师节”庆祝大会,大会颁发了50位首届广东医师奖,表彰长期奋战在医疗卫生阵线、为广东社会经济发展和群众健康保健护航的优秀医师。

40年来,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地的广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医疗卫生领域,广州也敢为人先,走出了一条改革创新之路。广州医疗卫生事业快速发展、医疗服务质量不断提高、就医环境日益改善。

本报评论员

敢为人先,在广州,全国医疗卫生领域迈出多个第一步

广州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样,广州积极探索适应市场化的办医形式,也让广州医疗卫生面目一新。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带动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百姓的医疗需求也越来越多。可当时的医疗卫生资源却非常短缺,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从1983年开始,一项以向管理要效益为核心的改革在广州市各级卫生单位开始实施。

改革领导体制,实行院长负责制;

改革干部人事制度, 实行聘任制和合同制;

改革分配制,在奖金分配上打破平均主义……

几年下来,不少医院提高了医疗质量,增加了合理收入,扩大了服务项目,改善了服务态度。《广州市医疗卫生单位实行全面承包责任制的实施方案》得到国家卫生部肯定,市红十字会医院更是作为典型,其改革经验多次在全国推广。

勇于打破常规,不走寻常路的改革精神保持延续了下来,继续引领各种创新,让广州迈出了全国医疗卫生领域的多个第一步。

创办于1984年的广州益寿医院,是全国首家民办股份制医院。当年,这家医院是由热心于老年人保健和医疗事业的医务人员、待业青年集资及社会有关单位、人士捐助兴办的。这种全新的形式让当时的医疗界为之一振,此后,民营医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截至2017年4月,我国民营医院数量已经达到1.68万家,超过了公立医院1.26万家的数量。

广州近年来也出现越来越多的外资独资、中外合资等各种形式的民营医院,比如卓正医疗、和睦家等,为市民提供更高端、个性化的医疗服务。

如今,共享经济在各个领域开展得如火如荼,广州又开始尝试共享医疗的头啖汤。

2010年1月1日起,广东率先在全国开展医师多点执业试点工作。

2017年12月23日,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国内首个医师多点执业共享平台“大医汇·夜市” 在广州正式开门接收门诊患者。

多点执业平台的打造不仅为医生提供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执业场所,也是解决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医疗服务需求与医师人力资源相对缺乏之间矛盾的有效途径之一。

鲁迅先生曾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而那些敢于披荆斩棘、开辟新路的人,也许未必能最快到达终点,但他们却用奋斗书写出时代的辉煌篇章。广州40年来在医疗卫生领域的不断探索,正是这座城市开放创新精神的体现,彰显出城市的无限活力和生机。

集聚众多顶级医院和生物医药产业迅猛发展,广州成为无可争议的华南医疗中心

2018年3月24日,《中国医院竞争力·顶级医院100强排行榜》发布。广州共有11家医院上榜。上榜的医院不仅仅医术精湛,其研究与创新能力更是强悍!

百年名牌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不仅是国内规模最大、综合实力最强的医院之一,在东南亚一带亦久负盛名;

创建于1941年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集医疗、教学、科研和预防保健为一体,也是全国首批百佳医院;

广东省人民医院是全国三大心血管疾病治疗中心之一,不少研究领域已与发达国家接轨……

众多的顶级医院和强大的医疗竞争力,让广州成为无可争议的华南医疗中心。而广州之所以能有这么高水平的医院,依托于千年商都的历史底蕴,改革开放40年来雄厚的经济实力,省会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吸引力,还有医疗医药产业集聚优势和科研院所人才优势。

广州作为千年商都,一直是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处,不仅唐朝已有外国医生在广州设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也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西医医院,创下我国西医史上无数个第一。而1866年就开设的博济医学院,也是中国最早的西医学校。

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得益于改革开放带来的经济高速发展,广州的经济实力一直在全国城市中居于前列,财政对于公共医疗卫生的支持力度也较大。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医疗服务体系最为突出的成就是医疗资源尤其是硬件资源快速增长。资料显示,“十二五”期间,广州市各类卫生机构增加至3724个,三甲医院累计达38家,全市各类卫生机构共拥有床位数增加至8.21万张,每千人医疗机构床位数达到6张,全市卫生人员数增长至15.40万人。

医疗人才培养走在前列。广州医疗教育资源丰富,拥有中山大学医学院、南方医科大学、暨南大学医学院、广州中医药大学、广州医科大学和广东药科大学等高等院校,还有广州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等高职院校,为广州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培育源源不断的人才。作为省会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其区位优势和城市地位,又吸引了许多优秀外来医疗卫生人才加盟。

近年来,广州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生物医药发展迅猛,在生物医药、高端医疗设备、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精准医疗、基因检查等领域开展一批重点项目建设。

2017年,百济神州、广州绿叶生命科学产业园、GE生物科技园、广州哈佛医学科技创新中心项目、赛默飞精准医疗客户体验中心、冷泉港广州生物医药产业基金等相继在广州落地。

2018年6月6日,国家人体组织器官移植和医疗大数据中心项目等9个项目在广州集中签约。可以想见,广州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将大大提升广州的医疗科研实力,成为广州未来医疗高地建设的强大助推力。

抗击“非典”,完善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体系

说到我国医疗卫生领域的重大事件,抗击“非典”位居其列。在2003年这场人类与病毒的凶险战争中,广州作为主战场,是全国乃至全世界抗击非典最高治愈率和最低病死率的地区。

“非典”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但也使得政府对于公共卫生更加重视,成为推动反思医疗卫生政策、把医疗改革方向扭转向政府主导和公益导向的标志性事件。

“‘非典’之前几十年,我们都没遇到这么严重的传染病。公众甚至对传染病的观念已经淡薄了。包括医务人员,很多实习医生都不去传染科实习,甚至一些传染病医院面临生存危机都改行了。”广州市卫计委主任唐小平说。当年的他刚上任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就遇到了“非典”疫情,市八院是广州市收治“非典”病人最多、时间最长的医院。

在唐小平看来,“非典”所带来的最大影响,即“我们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认识和观念发生了转变”。这不仅直接增加了公共财政对于卫生医疗资源的投入力度,更重要的是,建立健全了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制度体系。这些成果也被应用于自然灾害及其他重大事件的处理。

“非典”之后,各级“应急管理办公室”开始设立,成为处理突发事件的指挥中心。从国务院到省、市、区县、重点医院、疾控中心都设立相应机构,应对危机成为政府的常规工作。

“非典”之后,国家卫生政策也从重治疗轻预防,转向了治疗与预防并重。作为公共卫生体系的核心部门——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为卫生投入的建设重点,甚至是衡量公共卫生体系标准高低的标志。“非典”的冲击,引发各界对医疗卫生领域改革成效的评估和发展思路的反思。坚持公共医疗卫生的公益性,强化政府责任,逐渐成为新医改的共识。

“非典”带来的不仅仅是公共卫生系统的进步,还完善了政府公共信息发布制度,并直接催生了各部门新闻发言人的产生。

当年的关键人物——广州市呼吸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在这场疫情过去15年后,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医生或者中国工程院院士,而且成为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他所体现的“奉献、开拓、钻研、合群”的精神被总结为“南山风格”,成为广州城市精神的一部分。

医疗惠民,积极探索医疗服务均衡化和分级诊疗制度

健康是幸福之基。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要破解“看病难、看病贵”这道民生难题。

解决看病难,需要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均衡化。广州医疗资源丰富,但长期以来,大医院过多集中于老城区,存在着外围地区优质资源不足的问题。

近几年来,三甲医院陆续在番禺、白云、黄埔、增城、花都等外围区域布局,不仅大大增加了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而且医疗服务也更加均衡。

在《广州市医疗卫生设施布局规划(2011~2020年)》中,2020年之前,全市共将新建83家医院,并有59家综合医院、19家中医医院和17家专科医院完成改扩建。这一轮的医疗资源布局当中,优质医疗资源被逐渐转移至荔湾区、白云区,以及南沙、萝岗、从化、增城等缺乏大型现代化综合医院的外围城区。

去年,广州市中医医院同德围分院开张,地处广州北部山区的从化和与之毗邻的花都,也分别迎来区内第一家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

位于增城的广州前海人寿医院预计于今年竣工。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增城院区计划在2020年投入使用。

南沙区政府则在去年9月分别与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和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签署合作协议,引进综合、中医、妇儿专科领域的高端医疗资源。

黄埔区中新知识城也在筹建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和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分院……随着这些民生工程的落地生根,广州外围地区优质医疗资源不足的状况将大幅改观,同时也将进一步缓解老城区大型医疗机构的服务压力,提升服务质量。

解决看病难,需要建立行之有效的分级诊疗制度。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乏人问津,一直是我国医疗体系中的老大难问题。早在2012年,广州就基本完成“城市15分钟”“农村30分钟”医疗服务圈的布局工作。但是,许多患者对于社区医院缺乏信任,标准化的基层医疗网络建成之后,并没有真正成为居民基本医疗服务的主体。

2017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破除行政区划、财政投入、医保支付、人事管理等方面的壁垒,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试点。

2017年,广州市11个区累计组建医联体75个,覆盖各级各类医疗机构435个,在医联体内部,医疗人才的薪酬、医保基金的支付等都有了制度保障,大医院和基层医院“双向转诊”得以实现,常住人口和重点人群家庭医生签约率分别达33.38%和71.14%,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量同比增长9.20% ,“基层首诊”“小病在社区”等改革目标初现。

昨天,又传来好消息,广州医保参保人在省内异地就医,不再限定选择医院,可直接在居住地全市的联网结算医院就医,并享受相关医保待遇。广州医疗惠民又向前迈出一大步。

解决看病贵,需要政府持续加大对于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完善医疗保障制度。广州在“十二五”末期,职工和居民医保住院政策范围内医疗费用总体报销比例分别达到85.4%和75%,大大减轻了患者的负担。而且,广州大病医保的保险支付限额也一再调高,目前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年度最高支付限额已提高至45万元,为很多家庭解决了后顾之忧。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全民健康成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道新课题。医生是全民健康的守护人,首个医师节的设立,让医务工作者更有尊严感和使命感,也将成为推动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力量。

回望来时路,整装再出发。满足人们更高层次、更广范围、更优质量的健康需求,将成为广州医疗卫生事业进一步改革发展的内在要求。瞄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广州今年将出台《“健康广州2030”规划》,推进高水平医院建设,加快建设卫生强市、打造健康广州。持续改善医疗服务水平,精准对接人民健康需求,广州当勇当先锋,走在前列,续写增进民生福祉的新篇章。

相关文章

切实做好信访工作,共建“和谐广州”

25日上午,广州市卫生计生委召开2018年广州地区卫生计生系统信访工作会议。会上,12320卫生热线介绍12345政府服务热线群众投诉工单办理情况 ..

发布日期:2018-01-31 详细>>

http://www.pywsjd.com/xskp/201712/18135.html

2017年省医学领军人才和杰出青年医学人才专家组审核推荐会在广州召开

组长钟南山院士、姚新生院士主持省专家组会议近日,省卫生计生委在广州召开2017年省医学领军人才和杰出青年医学人才专家组审核推荐会。省卫 ..

发布日期:2017-12-18 详细>>

共建平安医院 共享健康广州

近日,广州市卫生计生委在委机关大楼101会议室举办广州市卫生计生委平安医院建设新闻发布会。发布会由委副巡视员朱江平同志主持,委党组成 ..

发布日期:2018-04-29 详细>>

温国辉市长主持召开全市登革热暨学校传染病等防控工作视频会议

20108年5月3日下午,温国辉市长主持召开了2018年全市登革热暨学校传染病等防控工作视频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王东副市长,张建华副秘书长、马 ..

发布日期:2018-05-13 详细>>

http://www.pywsjd.com/xskp/201711/15126.html

学好十九大精神,做担当责任和使命的时代青年

为进一步加强党建带团建,带领全校青马学员深入学习领会党的十九大精神,不断巩固和扩大党执政的青年群众基础,推动共青团工作的发展。广东 ..

发布日期:2017-11-15 详细>>